訂購單

想購買《穿殼》的小夥伴們可以使用這個訂購單喔!


我要訂購

【盜墓瓶邪】 穿殼-過去篇(十七)

26.jpg

  他無奈地笑了笑,他和胖子以為掩飾得很好,原來,吳邪什麼都知道了。

27.jpg

  日記到這裡就沒有後續了。

  張起靈感到無法抵禦的巨大痛苦朝他席捲而來,他緩緩蜷縮在地上,不知道該怎麼辦?

  醒來!吳邪,你醒來!

  他躺在地上無神瞪視著天花板,良久,他才抬手緊貼營養槽上的玻璃,吳邪臉部的位置,輕聲道:「讓你,醒來以後,我什麼都讓你。」

  「吳邪,求你醒來。」



  七天過去了,雖然體力有些衰弱,但張起靈並沒有因為失血過多而死。

  然而,吳邪也沒有清醒,他的身體沒有衰敗,有心跳會呼吸,就像是一具實驗體,一具沒有靈魂的空殼。

  那天,張起靈失去了他所有的感官,宛如行屍走肉般,整天在研究所裡漫無目的地行走,他遇上怪物就殺,時間到了就吃東西喝水,他總是會想起吳邪對他說,對張起靈好一點。

  但他無法再好了,他想對吳邪說,沒有你,我好不了了。

  他每天更換新的營養液,每天靠在營養槽旁,隔著冰冷的玻璃,靜靜摩娑著吳邪的臉頰,每天都在祈求吳邪醒來,每天都希望落空。

  而在一次的睡夢中,他被游離於研究所的靈體附身,企圖搶奪他對身體的控制,乍然迸發的憤怒讓他掐緊自己的脖子,心裡只有一個念頭。

  他不能在吳邪醒來的時候,見到的他不是他。

  在他瀕死的那瞬,靈體離開了,他蜷縮在吳邪的床上,一面咳嗽一面發愣,猛地想起離魂儀。

  或許,吳邪的靈魂還在這個研究所徘徊?

  如果他真像吳邪所說,能夠被靈體附身,那是不是代表著他能等著吳邪回來,再利用離魂儀讓他回去自己的身體?

  他到北區將離魂儀從瓦礫中挖出來,移進實驗室,幸好儀器足夠堅固,並沒有太多損傷。

  張起靈想起吳邪說他不要再當研究員了,他想起吳邪說失憶也很好,於是他默默地到檔案室中,憑藉著他對實驗的印象,捏造出一整個檔案室的資料,其中,他與吳邪的兩份檔案做得特別仔細。

  封好牛皮紙袋,將檔案歸進櫃子裡的時候,他忍不住勾了勾嘴角。

  這樣,你就會是乾乾淨淨的吳邪了。



  他在黑暗中,獨自等了十年。

  儘管等來的是一次一次的失望,但他依舊在等待。

  直到他看見鏡面上的灰塵被手指劃過,顯現出明晰的字跡,瘦金體,是記憶中抄寫實驗數據的端秀規整。

28.jpg

  張起靈感覺沉寂已久的心臟開始跳動,所有的感覺都回歸體內,看著吳邪用自己的臉孔擠眉弄眼,他想告訴他。

  有你,就不疼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過去篇完》


tag : 瓶邪 盜墓

【盜墓瓶邪】 穿殼-過去篇(十六)



23.jpg

  他的指尖在吳邪端麗得毫不遲疑的「寶愛」兩字上反覆摩娑,他想告訴吳邪,所謂人間最美的敘述,不過是生活中最感動的那刻,比如得償所願,比如在荒誕黑暗的實驗室中等待一盞燈亮,比如有人靠著他的額頭,輕輕地說一句,最喜歡你。

  倘若能再來一次,他會篤定地對吳邪說。

  我喜歡你,最喜歡你。

24.jpg

  張起靈回頭瞪視營養槽中的吳邪,心底非常憤怒。

  接著是撲天蓋地的後悔,他為什麼沒有發現吳邪的異樣?

  他該問的,在吳邪臉上現出的青灰色,他應該察覺吳邪身上的異樣,他用力閉了閉眼睛,頹然坐下,握拳狠狠擊打地面。

  力道很猛,手指關節全出了血,但他絲毫不覺得疼痛。


tag : 瓶邪 盜墓

【盜墓瓶邪】 穿殼-過去篇(十五)


21.jpg

  張起靈腦海中浮現那天吳邪隔著門傳來的哭聲,現在,他是確確實實感受到,他那時候做錯了。

  吳邪是真心希望他好的。

  他錯得離譜,吳邪說得對,他什麼都不懂。

22

  以往,他覺得吳邪所說的什麼都可以都是假話,這些話太美了,他不敢相信,他現在相信,卻已經沒有了。

  吳邪曾經將一切都放到他的手上,是他自己選擇放下的。

  是他咎由自取。

tag : 瓶邪 盜墓

【盜墓瓶邪】 穿殼-過去篇(十四)




  張起靈回想小花這個稱呼第一次是在哪裡聽過?立刻就想起,吳邪第一次為他撸管的場景。

  原來背後還有這樣的事?難怪每次探查吳邪老是趕著湊著硬要跟上來,是生怕又被誰發現了吧?

  他抬手朝營養槽的玻璃上敲了敲,輕聲道:「你就一點也不跟我說?」

  當然,並沒有人回應他。

17.jpg

  他先前一直不理解吳邪為什麼要留下胖子,原來是為了他。

18.jpg


  張起靈下意識坐直了身體,捏了捏眉心仔細閱讀每個字。

19.jpg


  張起靈看了看日記的時間點,沒有想到吳邪這麼早就喜歡上他,其實一開始,他以為吳邪說的話都是為了穩住他而編造的謊言。

  誰會喜歡上一個實驗體?這整件事就像愛上實驗室裡的小白鼠一般荒謬,這一直是張起靈心中的結,他在總是在結上掙扎著信與不信,卻以這樣奇異的方式解開,但他寧願在情緒中煎熬,也不願意以這樣的方式明白。

  原來,吳邪是真的喜歡他。

20.jpg


  「別想了,是我,都是我。」張起靈仰望天花板,後腦勺靠著營養槽上的玻璃,聽裡頭傳來嗶嗶啵啵的氣泡破裂聲以及呼吸罩運轉的聲響。

  你從來沒有讓我感覺到卑微過,是我,一直被實際上並不存在的距離所蒙蔽,看不出你的真心。



tag : 瓶邪 盜墓

自我介紹

蒼微

Author:蒼微
主萌盜墓/瓶邪
不可拆,不可逆
其餘請隨意:)

近日新歡YOI維勇
緩慢填坑中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檔
類別
計數器
我的噗浪
搜尋欄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